鑫航集運物流 時政 法治 社會 獨家 視覺 視頻 濱海 輿論 經濟 房產 汽車 生活 文化 企業 服務 健康
天津 > > 正文

為了“星星的孩子”,她已經“慢”了24年

2020年11月21日 10:06:31 來源: 新華網

  新華社天津11月20日電(記者尹思源、郭方達、梁姊)聰聰是一名孤獨症患兒,儘管今年已經十二歲了,但他依然無法完整地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。看到感興趣的事物,他會興奮地伸出手比劃,嘴裏含混地大聲叫喊着。

  高菊總有辦法讓聰聰第一時間安靜下來,她拿出一塊巧克力放在聰聰面前,和聰聰玩起了小遊戲。不一會兒,聰聰一邊笑着一邊往高菊的懷裏扎,像個正在和媽媽撒嬌的孩子。

  高菊是天津市河東區啓智學校的一名老師,從業24年來,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會上演。

  是工作也是責任

  每天早上六點多,高菊就騎着電動車來到學校。打掃衞生、開窗通風、為學生打好熱水和温水。做完這些工作後,她站在教室門口等着學生。一如24年前她第一次踏進特教學校的教室。

  1996年,高菊第一次到河東區啓智學校工作。當時的校舍位於衚衕中,硬件設施還很老舊。儘管畢業於特殊教育專業的她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,但開學第一天還是被出現的突發狀況搞得措手不及。

  “我當時在門口的水房打水,剛一轉身一個學生就跑出去鑽到了校門口的衚衕裏,我和另一位老師追了好久才把孩子追回來。”高菊説,二十多年的特教生涯,這樣的場景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,特教老師從不穿高跟鞋,為的就是能隨時應對各類突發狀況。

  面對工作中的困難,高菊也想過退縮。“2002年,我的孩子出生了,每天在這樣的環境中工作,回到家就沒有精力照顧自己的孩子了。當時有機會從事一份更為輕鬆的工作,家人也希望我能夠有更多時間和他們在一起。”

  讓高菊最終決定留下的,還是孩子。高菊總會掛念着哪個孩子又受傷了,需要帶個創可貼到學校去;哪個孩子的衣服又少了,需要帶一件厚一點的衣服;哪個孩子家裏遇到了困難,需要到家裏去看看能幫上什麼忙……“工作已經變成了我的生活,我已經成了這些孩子家庭中的一員。和這些孩子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讓我動不得身。”她説。

  高菊最喜歡聽的就是孩子們喊她“高媽媽”,對她來説,不僅要“為人師”,也要“為人母”。正因為如此,她多次被評為區級優秀教師、師德標兵、德藝雙馨教師等,撰寫的論文也多次在全國獲獎。“讓這些孩子成長對我來説不僅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份責任。”高菊説。

  兩個“牛牛”

  “現在聽到新入學的孩子叫牛牛,我心裏都會不自覺地打鼓。”高菊笑着説。在她教過的學生之中,兩個“牛牛”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2003年,牛牛來到特教學校學習。因為重度腦癱,牛牛在坐着的時候頭會緊緊貼着雙腿。“要用安全帶綁好,不然人就會倒。”

  那時候,高菊每天都要半摟着牛牛給他餵飯喂水,牛牛腸胃不好,稍微有點不適應就會上吐下瀉,經常課上到一半就要給牛牛換洗衣服,擦洗身體。由於身體原因,牛牛會不自覺流口水,高菊就用手給牛牛按摩嘴脣和聲帶。“只有不斷地刺激他的肌肉,才能緩解這種症狀。”

  從牛牛入學到畢業的五年時間裏,高菊看着他逐漸沒有了流口水的毛病,上課時也從最初的不配合不理會變成了主動配合學習。臨近畢業時,牛牛已經不再需要安全帶的輔助就能坐好,嘴巴里也能夠含混地表達出“吃、喝、要”等簡單的語言。牛牛的成長讓高菊體會到了工作帶來的成就感,也讓她更加堅定了繼續從事這項工作的決心。“雖然我們不能陪這個孩子一輩子,但我可以讓他學會簡單的表達,看着他一天天進步,我們也特別開心。”高菊説。

  高菊現在的班裏也有一個叫牛牛的孩子,患有孤獨症,剛來的時候不會説話,更不會自己穿衣穿鞋。“最可怕的是他表達喜歡的方式是推人,他不知道推人是不對的,只知道這樣會吸引對方的關注,老師們只能時刻關注着,避免發生危險。”高菊又把自己的精力給了這個孩子,每天晚上都要想一想,有哪些事是需要預防的、哪些事情是需要阻斷的、有哪些事是需要和家長協調溝通的……“經過了幾年的學習,現在牛牛已經可以自己穿衣穿鞋,還學會了繫鞋帶。”談起學生的變化,高菊笑了。

  做個“慢”專家

  二十多年的從業經歷讓高菊明白,特殊教育是一項“慢”藝術。學生的變化是極其緩慢的,但也因為慢,一旦學生學會了,就會“刻在骨子裏”,是永遠忘不了的。也正是因為這樣,高菊一直堅持用耐心、用慢節奏見證着“星星的孩子”們的點滴成長。

  讓高菊傷心的,是自己的付出不被家長理解。一次,一位學生連續三天沒有來上學,高菊打電話和學生家長聯繫。沒想到,這位家長卻認為上學也沒用,孩子依然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工作和生活。“孩子的家長騙我説孩子得病了,後面我才知道是這個原因。”

  高菊介紹,這個孩子的殘疾等級是最低的,如果堅持下去是有希望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養活自己的。“當時就是一心希望救救這個孩子,看到這樣的家長真的非常生氣,但又非常無奈。”高菊説着,眼圈有些泛紅。在高菊的努力下,孩子最終還是回到了特教學校,慢慢,孩子能做出美味的蛋糕,也能做出精緻的掛件。“其實這些孩子和普通孩子成長的路徑是一樣的,只不過速度有些慢,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這種慢裏用愛陪伴孩子,這些孩子總會帶給我們驚喜。”高菊説。

  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。二十多年來,高菊教過的很多孩子都走上了工作崗位,有的在超市做保潔、有的在酒店做幫廚,有的甚至在家人的幫助下做起了微商。“讓孩子們掌握必要的生存技能既可以減輕社會負擔,也能給殘疾孩子的家庭帶來希望。如何探索出一條理想化的職業教育之路,是我要一直研究下去的課題。”高菊説。(完)

[責任編輯: 金鑫 ] [責任編輯: 金鑫 ]
敬請關注手機新華網
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新華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新華社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新華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新華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